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
时代红利下的大赛道团油重新定义能源数字化
来源:kok平台 | 作者:kok平台买球赛hiveyan | 发布时间: 2021-10-27 01:30:38 | 24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  1995年,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主任,尼葛洛庞蒂教授,在他的著作《数字化生存》一书中宣布,以“bit”为存在物的数字化时代已经到来。

  2021年,以最小信息量单位命名的比特币,在疫情肆虐全球,实体经济充满不确定性的背景下,币值不断攀上高峰。各式各样的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的进程也仿佛被按下加速键,纷纷提速。

  就在下沉市场成为互联网巨头的厮杀战场,“菜篮子”都被送上云端之际,一些重度垂直行业,受限于产业链上下游复杂的流通环节、多样的技术标准,艰难地走在数字化路上。

  比如汽车、能源、房地产,这些领域的互联网商业模式,不能简单地照搬其他消费领域的平台玩法,以用户体验为核心,依靠烧钱补贴教育市场,进而倒逼上游供应链的跟进。

  传统重度垂直行业,终端市场虽然离不开消费者和用户,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产业链条,显然拥有不小的话语权。不过在这些领域,进行数字化转型的门槛颇高,市场环境的迫切需求、潜力和空间只会更大。

  尤其是能源行业,随着气候变暖成为全球人类面临的困境,中国作为有责任担当的大国,在最新的“十四五”规划中明确提出碳达峰、碳中和的目标。

  提高行业运转效率、减少损耗,以达到低碳减排目标的能源行业数字化,被寄予厚望。而在3.5万亿市场规模的成品油零售市场上,再度创造一个数字化能源行业巨头,很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成为现实。

  近两百年来,能源成为人类社会进步的底层支撑。对能源的发现、利用,无论是煤炭,还是石油,都影响到世界社会经济发展的进程,特别是石油,甚至直接影响到地缘政治格局。

  高盛公司,曾在2020年末作出预测,随着经济增长的疲软、疫情的冲击,各国政府刺激经济的措施出台,到2021年底,石油需求将迅速复苏,到2022年全球需求量将达到每天1.025亿桶。

  眼下全球大宗商品的高涨势头,已然说明了一切。而具体到国内市场,汽车保有量约2.87亿辆,成品油零售端有3.5万亿元的市场空间,整个能源产业链上下游,更是达到约10万亿元人民币的规模。

  中国是世界第一大能源进口国,同时又即将成为最大的炼油国,在能源行业数字化的领域,却仍处于起步阶段。

  出于国家改革发展的需要,国内的能源市场长期是“两桶油”占据半壁江山,起到稳定市场、夯实基础的作用;外资油站和其他地方性国企主要在一些特殊领域、部分范围市场内小有名气;更大的偏僻郊区位置、三四线万座民营加油站填补空白。

  在行业数字化的探索进程中,中石油和中石化不仅手握资本、技术优势,也身兼国计民生重任。前者在上游油气勘探、开采领域,建树良多,从供给源头实现大数据的应用,达到降本增效的目标;后者在中游炼化和下游销售领域,更加成熟,一体化的服务网络正一步步完善。

  但两者的特殊地位和企业性质,决定其不可能进行过于激进的转型改革。反而是随着国家政策的开放,外企、民营资本不断进入成品油市场,拥有更多提高竞争力、抓住数字化机遇的需求。

  不仅如此,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火爆,进一步凸显出国内充电桩等基础设施的供需失衡问题。未来的能源市场,需要的是能够提供油、电以及其他综合服务的复合型业态,如何匹配相应的上游供应链条,也是数字化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。

  那么,要改变散如繁星、多如牛毛的民营油站单打独斗、内耗竞争的现状,提升其数字化能力,形成行业改革进程中的合流,第三方平台赋能模式就成了上上之选。

  2017年,在中国信息通信院编写的《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》中,如此描述产业数字化,即通过数字化工具带来产出增加和效率提升,包括传统产业由于应用数字技术所带来的生产数量和生产效率提升,其新增产出也是构成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 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陈春花教授,在《价值共生》中写道:“互联网进入下半场,其根本变化是数字技术进入产业端,而不仅仅停留在消费端。” 电商购物、网约叫车、社区团购,这些消费端的数字化革命相继进入尾声,而刚刚开始的产业数字化浪潮,还远远未达到顶峰。

  然而第一波浪花中的佼佼者,对于探索阶段的能源行业数字化,仍具有一定程度上的现实借鉴意义。就像同属于传统重度垂直行业,房地产领域中的贝壳平台模式,其开创的线上线下整合式创新之路,实现了超越一众地产龙头的壮举。

  贝壳董事长彭永东认为,贝壳是用产业互联网思维,而非传统消费互联网思维,把整个产业物的标准、人的标准和流程的标准重新再做一遍。

  标准化,曾经是工业规模化和经济全球化趋势中的法宝,如今又成了产业数字化大潮中的秘诀。只有把标准固定下来,在产业运转的过程里,才会积累足够多的大数据,进而实现未来终极的智能化革命。 一方面,数字技术为贝壳搭建起了数字化创新的底层架构;另一方面,ACN(Agent Cooperate Network)合作机制创造的开放生态系统旨在通过分享合作提升全行业效率。

  贝壳表面看似实现了消费端的颠覆式线上体验,背后付出的却是一整套产业端数字化、标准化的多年深耕。 从2008年开始使用纯人工搭建楼盘字典,到2018年完成平台化行业基础设施的构建,贝壳花了10年时间来完成这一蜕变。

  对比时下的能源市场,同样的上游供应链条冗长、角色分工复杂,相似的行业标准不一、用户需求多样。数字化的未来前景光明,却也道阻且长。值得庆幸的是,市场中的一些先行者,已然崭露头角。

  今年4月,于上海国家会展中心举行的第十九届上海国际汽车工业博览会上,毕马威发布了中国领先汽车科技50企业榜单。曹操出行、能链、威马汽车等企业皆榜上有名。

  其中的能链,成立不满5年,旗下团油平台已连接超过2.5万座加油站,快电平台接入超过70万根公共充电桩,构建了覆盖国内1800余座城的油、电一体化能源补给网络,为数亿车主提供能源补给服务。

  由海豚智库整理的数据显示,能链年化GMV超千亿,仅依靠垂直品类单一产品,便跻身全国第七大电商平台。这既彰显了能源市场数字化蕴藏的巨大潜力,也有赖于能链所践行的,与贝壳类似的产业互联网思维。

  成品油零售市场的数字化,离不开供给端和消费端的同步推进,能链旗下的团油平台,采取的就是双管齐下的实施策略。综合两端的需求,团油将原本各自分散的市场进行聚合。

  供给侧,团油覆盖全国22%的油站,已经成为全国第三大加油网络;消费端,团油为微信、百度地图等3000家主流平台提供能源API,实现车主、公域流量、油站的连接,通过B2B2C模式为用户提供经济、便捷的加油服务。 完成传统互联网平台O2O模式的升级改造后,能链带给整个行业的核心价值,更多的在于对产业后端的数字化转型实践。

  国内民营加油站通病由来已久,主要是消费者对油品质量存疑,品牌建设能力薄弱。再加上地理位置的先天劣势,市场竞争不得不陷入价格战、成本战的恶性循环之中。

  针对上述行业痛点,能链推出能源直供业务,用数字化重新定义能源供应链。上游集中采购炼厂的精良油品,直接配送给油站,从源头解决油品质量存疑的问题。

  在中游的流通环节,能链物流通过数字化工具打通油品运输全程,实现流程规范化、可视化。供应链金融则效仿电商行业,赋能中小油站经营者,提供“先卖油、后付钱”的贷款服务。

  下游可通过能链云业务,为油站提供流量、品牌、数字化经营等多方面的赋能,并通过成立油站质量联盟,推出“百亿保”保险服务等措施,进一步提升油站的品牌可信度。

  能源产业数字化,不单影响着加油站市场的未来,还会产生零售、汽车后市场服务等多元场景联动下的衍生业态。

  随着出行方式愈加多元化、私家车价格日益下探,国内有车一族的规模,以及车上消费的服务场景种类,有望迎来新的高峰。

  当“流量战争”从线上转移到线下,下沉社区的战场尘埃落定后,加油站作为客户画像精准、消费能力中上的绝佳商业场景,显然具备更大的挖掘和重塑价值。

  能链的能源供应链数字化服务,可以给传统能源零售终端提供一套全面数字化的管理解决方案,实现油站经营的降本增效和竞争力提高。

  另一层面,被命名为“能链综合能源港”的场景化升级服务,不仅可以为油站提供油、电、氢、气等多品类能源产品,还可提供ETC、车牌、刷脸等多种无感支付系统和数字化零售管理系统等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国外市场成熟的加油站经营模型中,非油品和其他服务的销售收入占比、毛利占比均达到了五成以上。

  从更宏观的角度观察,能源作为社会经济运行的基础动力,从十八世纪英国的工业革命以来,每次都会在人类发展进步的关键时刻,提供新征程中的巨大动能。

  绿色能源的加速转型,不止要重点攻关新能源的开发利用;而且还要在传统能源的减耗、增效上,逐步加强力度。

  据能链统计,团油利用数字化技术,帮助车主规划加油线路,有效降低空驶率;快电加速充电桩的互联互通,提高充电桩利用效率和充电体验,助推新能源车加速发展。通过这种存量减排+增量替换的组合方式,能链一年助力碳减排210万吨,相当于6322万棵阔叶树一天的二氧化碳吸收量,也相当于69.6万辆小汽车一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。

  比尔盖茨曾说:“人们总是高估了未来一到两年的变化,而低估了未来十年的变革。”能源数字化,没有5G、人工智能那么吸引眼球,但它的价值更大,是关系人类命运的更全局、更基础的行业。

  能链对于行业数字化未来的探索,仅仅打响了颠覆行业的第一枪,更加广阔的市场前景,已然呈现出雄伟的轮廓。